藏龙网会员服务
  • 藏品
  • 店铺
  • 拍卖
  • 图库
  • 资料
  • 证书
  • 信用
藏龙免费开店
当前位置:藏龙古玩艺术品收藏交易网 >首页 -> 明清瓷器 -> 专题 -> 《当水墨恋上油》

TOP

《谈机忘岁月 一啸傲乾坤》--拙成艺术馆藏转变期青花特展
2012-09-07 10:01:03 来源: 作者:tuyang 【 】 浏览:3354次 评论:0

    2005年,上海博物馆与英国巴特勒家族举办17世纪景德镇瓷器联展,这是古瓷收藏界的一次盛会,可惜当年工作缠身,没能凑这个热闹。上海博物馆收藏的古瓷,是清宫藏瓷体系(北京故宫,台北故宫,南京博物院,辽宁博物院,承德避暑山庄)以外的最大收藏,在转变期青花这一块,质量和数量都位居国内馆藏前列,而英国巴特勒家族实力雄厚,关注转变期青花长达半个世纪,藏品在全世界私人收藏中,无出其右,这次展览可谓强强联手。由两家各拿出转变期瓷器66件展出,并出版大型画册,把转变期分为天启、崇祯、顺治、康熙早期、康熙中期进行详述,基本理清了转变期青花瓷的发展脉络,但从实际收藏角度看,这次大展忽略了两个问题:
一,转变期的青花写意作品
   《上博与巴特勒17世纪景德镇瓷器》图录中都是非常细路的工笔作品,几乎不见同时期的写意作品,很容易给读者造成错觉,认为转变期的优质作品应该就是工笔细描的。
二,转变期青花的近年高仿品
     购买图录的大部分朋友都不是单纯进行研究,而是以图录为指导,进行转变期瓷器的收藏。这次联展以后,转变期青花身价大涨,引得大量高仿相继出窑,导致现在只要一谈到转变期青花,藏家无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如何在这个领域去伪存真,成了当务之急。
     拙成艺术博物馆现藏天启至康熙中期青花瓷器100多件,涵盖了转变期青花的大多数器型和装饰题材,既有精细的工笔作品,也不乏洒脱的写意佳作。现精选其中60件藏品编辑成文,在点评中与藏友们探讨一些破解高仿的心得体会,让四百年前的艺术滋润我们的心灵,同时,用最新的装备去迎接市场的挑战。

                                                                                                                                2011年10月TUYANG写于拙成轩

 

明天启青花高士雅集图炉
    天启帝是个天生的木匠,荒废朝政,以致宦官当权。江南士大夫为主的东林党遭到镇压后,正直的文人对朝政已经不抱希望,或闲云野鹤,或谈经论道,或品茗弈棋,“穷居而野处,升高而望远,坐茂树以终日,濯清泉以自洁”。
    御窑厂已于万历晚期倒闭,流散出来的瓷艺高手进入民窑,使得民窑的质量突飞猛进,而且装饰风格大变,从而开启了中国陶瓷史的一个新篇章----“转变期”。


明天启青花五子登科图罐
    发生了太多高分低能的事情以后,现代教育已经开始知道“德育”的重要性,《三字经》是古代幼儿启蒙的必备读本,也是现在小学生的德育教材。这件青花罐的画面就与《三字经》有关,“窦燕山 有义方 教五子 名俱扬”,这就是所谓“五子登科”。
    转变期青花有哪些转变呢?一个重要的转变就是画法,在天启以前,民窑青花的画师,都没有经过系统的书画训练,瓷上绘画走的是与传统书画完全不同的路子,画面讲究抽象和变形,天启以后,随着有较高书画修养的御窑厂画师进入民窑,瓷画出现工笔和写意两大流派。
    此罐的童子画法接近万历官窑,比较工细,五个小孩,有放风筝的,有玩风车的,有持蕉叶的,有折桂花的,有捧书本的,非常生动。


明天启淡描青花高士御虎图瓶
    买了这个瓶子以后,一直对瓶上画的故事充满好奇,考据了很久也没有收获,直到不久前,才恍然大悟。
    在道教典籍中,“虎”经常被提及,在道教中“虎”代表人的欲望,人有基础欲望和扩展欲望,如何控制欲望而不被欲望控制,成了摆在每个修行者面前的一道难题,所以有“至人伏虎”一说。
    画中高士手抚虎头,气定神闲,仿佛身边不是一只老虎,而是被宠坏的“大猫”,而背后的书童则唯恐避之不及。淡描青花的卷云、柳树、车前草等都是典型的天启青花画法,笔法柔韧舒展。


明天启淡描青花牡丹蜻蜓图壁瓶
    天启青花中有精细至极的作品,北京故宫藏天启七年款淡描青花十八罗汉图瓷钟,其精细程度远超明晚期的官窑作品,应该是当时民窑供御用的官古精品。
    瓷壁瓶从宋代就开始制作,明晚期非常流行,这件壁瓶是其中工细至极的作品,牡丹的花瓣显得轻盈,叶子好像在微风中摇摆,蜻蜓的翅膀仿佛在震动。其釉质青白,莹澈酥润,像刚从猪油中提起一般。


明天启青花松荫高士图残碗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就是在如此怡人的山林中,这位高士正在开导他的弟子,刚开口未发音,弟子作揖称谢,已经明白了----这就是“可意会,不言传”。
    学习古瓷也差不多,费劲解释半天,不一定有用,还是来算一下残瓷能值多少钱吧。这件属于天启青花精品,存世罕见,工艺简单,口缺属于重伤。500*50*10*5%=12500,价格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价格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明天启青花渔乐图残碗
    自古钓者多长寿,为什么呢?因为垂钓可以使人心静,进而感觉愉悦。很多老外钓鱼是不要鱼的,体会到垂钓的乐趣后,把鱼放生。
    这件青花碗是转变期写意人物精品,画中渔者意不在鱼,仰头看山,寥寥几笔就勾勒出悠闲出尘的神态,让人感觉这位渔者的身份不一般。此碗胎骨很薄,青花翠而欲滴,笔法高妙,应该不作为日常餐具使用,而是文人雅士的清玩。


明天启青花花蝶蝗虫图碗
     童年的回忆总是快乐的,看什么都新鲜,几乎每天都会接触到新事物。那时候生态环境好,只要有草地就会有蝗虫,为什么生物课不能搬到草地上?在捕捉蝗虫的时候,我已经非常了解它的外貌和习性。
     画这个碗的师傅,估计与我有同样的捉虫爱好,你看,画中的蝗虫落在石块上,看到我走近了,高竖起后腿,翅膀微张,好像马上就要蹦逃。


明天启青花函关行旅图杯
     这个杯子想必是用来饮酒的,杯身画一老者骑驴,童子抱琴,正向关隘而来。宦海沉浮,世态炎凉,自古有多少文人仕途不顺,贬到边疆,“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杯中情境,令人感慨无限。


明天启“福”款青花石榴图小杯
    天启是转变期的开始,不但画法出现变化,青花的用笔也在开始发生变化。万历青花的特点是线条细而直,直线条多,天启开始,用笔粗细并用,直线与弧线并重。
    像这件小杯,石榴的枝干转折有力,花、叶、果形成外围的弧线,是很高级的“外弧内直”手法,杯上沉甸甸的石榴,显得大气而凝重。


明天启青花山水碟(一对)
    万历的青花山水已经抽象化了,山、石、树、塔、楼、舟与人全部成为一种“符号”,可以按不同场景任意排列组合。天启的青花山水把这种“符号”以写意的方法表达,创造了一种新的趣味。
    这对青花山水碟也许是最早的“漫画”,看这种画完全没有必要思考画中有无深刻的内涵,看到酒旗飘扬,让人想到美酒佳肴,看到高塔,在塔顶应该风光独好,看到扁舟一叶,浪迹江湖令人向往,远山隐没的寺观,在无声地召唤。


明天启四年款青花万不断纹砚
    此砚瓷质较硬,如果不看款识很容易错判为康熙。转变期瓷器年款多出现在香炉和砚台上,带绝对年款的瓷砚是珍贵的断代标准器。
    卍字是佛的三十二种大人相之一。据《长阿含经》说,它是第十六种大人相,位在佛的胸前,表示吉祥无比。万不断代表吉祥幸福连绵不绝,常作为瓷器的边饰,这块砚的万不断设计独特,有右旋上升之感。


明崇祯青花暖春图筒瓶
    这件筒瓶本来名为“花鸟筒瓶”,但我觉得这种命名完全没有点到主题,叫什么名字好呢?画中旭日初升,碧桃盛开,兰草幽香,蜂蝶飞舞,一鸟栖于桃树上,正在享受暖阳,因此我名之为“暖春图”,心里顿时也暖洋洋的。
    崇祯细路青花常见筒瓶,笔筒和莲子罐,现代高仿师傅对这崇祯三器已经是手到擒来,所以没有许多真品作参考,难免不被“杀猪”,下面我谈几条崇祯三器的鉴定经验:
1,崇祯真品胎体一般上薄下厚,重心在下,凡重心在中间的要警惕。
2,崇祯真品的釉,光亮而莹润,凡失亮的,手感欠润的要考虑是专业做旧。
3,崇祯青花即使工笔作品,其线条一定是松而活的,凡线条拘谨生硬的直接枪毙。


明崇祯青花花溪渔隐图蒜头瓶
    蒜头瓶可是个“稀客”, 刚拿到手我还以为是康熙早期的,仔细琢磨有几个方面可以把它定为崇祯:
1,从底足可见胎质疏松,釉面没有“硬”的感觉。
2,口部的釉薄,泛浅灰和米黄色,是典型的“灰白口”,与顺治常见的酱口和康熙的“浆白口”不同。
3,青花的分水层次明显比顺治和康熙的要少,边饰是明晚期常见的画法。
    此瓶的画面意味古拙,山含石田之韵,树开八大之风。山石画法有平卧、侧出、倒悬、独立四式,变化多多,人物在大自然中显得渺小,是山水的组成部分,却成为点睛之笔。


明崇祯青花进爵图橄榄罐
    现在的高仿,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开始是上大拍,卖滥以后,第二批敲破,简单修补后又上拍,北京杀出去了,第二件可能在上海杀,第三件就去了广州,杀完大城市,立马潜伏进二线城市和农村,等着“肥佬”开车送钱上门。难道藏家就真的“手无寸铁,任人宰割”吗?
    我长期从事金融工作,资金安全怎么保证?就靠严密的制度。如果能把鉴定过程用一套严密的制度规范起来,我认为风险可以大大降低,初步思考,鉴定应该有以下三个程序:
1,上手环节:由行内专项藏家上手,不是专项藏家,隔行如隔山。2,比对环节:上手认为对的或可能对的,进入标本比对环节,提供十件以上同类标本进行分析比对。3,会审环节:如果还是下不了结论,可以提请馆藏比对(要有路子),可以请行内多个专项藏家会审,高手开一个研讨会,可以把准确率提高到99%以上。


明崇祯青花荷池图笔筒
     十几年来上手了不下二十件崇祯笔筒,包括这件只有两件真品,其它都是近年高仿。此笔筒带暗刻边饰,绘并蒂莲花,充满野趣。虽已残损,我仍如获至宝,不惜重金拿下。
    回头想想自己的收藏历程,能够形成现在的规模,不是因为资金充裕,恰恰是因为钱少,先是用耿宝昌的传统鉴定法排除低仿和普仿,再用马未都的成本鉴定法排除高仿。如果在技术不成熟的时候有了大量资金,“打眼”就会成为家常便饭。


明崇祯青花团花纹残觚
    几年前在景德镇“锦绣昌南”的高仿店铺里,见到了几件高仿崇祯青花,初看让人大吃一惊,高仿已经把书上写的鉴定要素大部分都做出来了,再经过敲破,专业做旧,外表与真品几乎一模一样。
    要识别这样的高仿,就需要对仿古瓷的工艺和做旧手法有所研究,在新老之间进行对比,长时间揣摩真品,把真品的形态深深刻进脑子,我是怎样做的呢?第一要收藏一批标本,第二就是没事的时候经常“倒腾”藏品,鉴定无他,手熟眼熟耳。


明崇祯青花郊游点化图钵式大炉
    崇祯青花的人物题材丰富,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历史故事,戏曲插图,高士文人。对历史故事和高士文人题材,许多人都比较熟悉,但由于时代久远,当时流行的戏曲插图渐渐湮没,使得许多崇祯青花人物精品,只得冠名以“人物故事”了之。
    这件大炉发色翠蓝,画风是典型的崇祯风格,但很长时间我无法破译其典故,直到看了倪亦斌的《看图说瓷》,才知道是明代《昙花记》中“郊游点化”一段:唐代一位贵人木清泰,屡立战功,赐封定边王,有一妻二妾,皆美貌贤慧,可以说是一个享尽了荣华富贵的人。一日,他正携妻妾郊游,途中忽遇一疯和尚和跛道士。此二人是佛、道两教的神仙,他俩奉释迦牟尼和太上老君之命,出来点化木清泰让他及早醒悟,勿在温柔富贵中沉湎沦陷。木清泰于是便毅然割断尘缘,随和尚、道士飘然而去。


明崇祯青花听琴图炉
    审美也可能是一种天赋。96年,古玩市场上几乎所有人都在玩品相,只有我一个人舍得出钱买破的。这件炉胎釉如玉,青花幽靓,浓厚的书卷气,着实叫人爱不释手。因为此炉口缺口冲,我只花了70元就买下来,旁观者有的认为我吃错药了,有的说我乱花钱,有的鄙视我品位低下,在不绝于耳的非议声中,我崛起了。回过头看看那些噪音制造者,全部被淘汰出局了。
    记不清谁说的:一个人要成功,要有鹰一样的眼光,狼一样的野心。


明崇祯仿成化款青花三僧炉
    大肚高僧笑容可掬,仿佛已历经人世诸苦,出定后断灭烦恼,返朴归真。老僧在讲经说法,把自己对佛学的理解用通俗易懂的方法演绎表达。小和尚正在月下用功,观至妙处,忽有所悟。
    崇祯青花常见的配景,如鱼鳞草,垂柳,榆树,车前草,括号云等等,都是固定画法,如果一件作品上的配景全部是这些固定模式的话,要考虑这件作品可能是赝品。真品是在创作,意外情况很多,赝品是模仿,基本没有意外情况。


明崇祯青花云龙钵式炉
    龙的形象代表着国运的兴衰,崇祯的龙面目苍老,指爪无力,望着身后神秘的卷云,仿佛受了惊吓。
    反思历史,一个朝代的覆灭似乎有某种定数,李自成浴血起义仅做了一天皇帝,孙中山革命多年还是个临时大总统,其定数未至乎?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明崇祯青花观瀑图罐
    艺术传播的是思想,笔墨不能无的放矢,从古至今以瀑布为题的诗画不少,我只欣赏这一首:
    千岩万壑不辞劳,
    远看方知出处高。
    溪涧岂能留得住,
    终归大海作波涛。


明崇祯青花渔樵图残碗
    这件残碗得来还有一段小插曲:19岁那年,为了学瓷器,我经常去建筑工地捡瓷片,几个工人收集到一筐瓷片要卖给我,我发现只有这件残碗漂亮,其它都可以扔掉,但只买这一片会吓到人家,于是我以20元把这一筐全买下来。
    此碗是写意人物中的罕见精品,画的是“渔樵问答”,樵者侃得绘声绘色,手舞足蹈,显然是聊到了精彩之处,像极了汉代的说唱俑,渔夫在舟中倾听,他们之间题有“谈机忘岁月  一啸傲乾坤”!


明崇祯青花江渚别话图小碗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 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同学们争购手机摩托时,我却喜欢破瓷烂瓦,同事们谈论汽车楼房时,我在陪着粉彩青花。难得一两个同道好友来玩,总有聊不完的收藏话题,现在有了网络,“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明崇祯青花荒村曳杖图碗
     毕加索说过:画什么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去画。此碗画的已不是真山真水,而是画家心目中的山水,称得上是瓷画中的“印象派”。
     明末写意青花小碗,经常可以看见此类瓷片,但整器就比较罕见了。我特别喜欢转变期的青花山水瓷片,已经发表《我爱山水》一文。


明崇祯青花幽兰图小碗
    古代瓷器生产属于小手工业,批次多产量小,像这种画兰草的小碗市面上很常见,但能够达到这种级别的可谓“千里挑一”。
    这件可能是某个瓷画师的偶然之作,兰叶纯用分水的大料笔挥就,圆润舒展,一笔之中充满轻重徐疾的韵律。孔子云:芝兰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贫穷而改节。


明崇祯六年款青花黄公墓志铭
   墓志铭是断代标准器,价值很高,书法好的就更难得了。这块崇祯六年款的墓志铭,胎土细白,釉质淡青,细观书法,楷书小而活,每行之间暗刻竖线分隔,字与字之间讲究松紧揖让,形成一种美妙的韵律感。
   铭文曰:黄公长子汝瀚,光霁爽豁,虽托迹江湖,常硑精翰墨,盖异途翘楚....次子汝瀛,业陶方杚于公,车业不缀,峥嵘杰翰.....。说明这位黄公的两个儿子,一个是当时有名的民间书法家,一个是制瓷高手,这方墓志铭就是两兄弟联手打造的,难怪瓷质与书法俱精。


明崇祯十四年款青花文字砚
    以前是知道看画,不懂欣赏文字,现在觉得字比画还好玩。此砚做工精细,砚身一圈款写“崇祯拾肆年仲夏月起崘置”,款字遒劲有力,崇祯晚期的器物对转变期青花的断代非常有价值。
    经汪庆正先生考证,崇祯时期景德镇出现了以“可竹居”为代表的文人瓷画家群体,他们有很高的诗书画修养,在明末清初之际,把青花艺术推向了顶峰。


清顺治青花地白花开光仕女武将图大罐
    俗话说“断代容易辨伪难”,可是给转变期青花断代确非易事。我认为经历亡国与开国,人的精神状态是完全不同的,崇祯青花要精细很多,但格调趋于萎靡,顺治青花要略粗一些,从造型到题材都大气蓬勃。此罐造型丰满魁梧,定为顺治应无大误。
    这件大罐器身装饰青花冰梅纹地白花并蒂莲,平底素胎,两面秋叶形开光,一面绘两仕女调画眉,另一面绘水浒人物,一武将着铠甲手舞双剑,一人穿长袍持朴刀。


清顺治淡描青花麟凤芭蕉图大罐
   麒麟和凤凰乃祥瑞之物,古代没有动物园,皇家禁苑养的珍禽异兽往往“水土不服”,时间长了人们已经无法得知这些动物的原来模样,用自己的想象和民间传说来描绘这些祥瑞之物。
   凤凰的原型就是孔雀,孔雀原产南亚,经常有南亚小国进贡,所以还不至于走样。麒麟的原型其实是长颈鹿,原产于非洲,郑和下西洋带回北京,引起京师轰动。宣德以后,史籍中长颈鹿的样子已经渐趋模糊,到了顺治,就变成了这种狮头短颈的怪兽。


清顺治青花古木秋亭图粥罐
    粥罐最早见于崇祯,并不是康熙首创。由于朝代更迭,自顺治开始,有一批行走江湖的职业画家进入景德镇进行瓷画创作,把当时画坛的流行风格也带进了瓷画,这件粥罐就是很好的例子。
   此粥罐两面开光山水,以淡描为主,画面明显取自元四家之一的倪云林,画古木秋亭,恬淡而枯寂。开光的空隙绘淡描荷花,荷叶以没骨染就,有明代白阳山人之风。清早期的中国画坛,先后活跃着清六家,金陵八家,扬州八怪等不同流派,或摹古,或写生,或创新,这些绘画流派对当时的瓷画影响巨大。


清顺治青花山水清音图钵式炉
    清初画坛的四僧,反对重复古法,以创新为务,石涛和尚就提出“搜尽奇峰打草稿”,在写生的基础上进行创作。
    大自然给人的感受是丰富的,画中草舍重重倚岸开,仿佛听见朗朗书声;伫立山巅小亭,风声贯耳;远处可见寺庙高塔,诵经声,银铃声,不绝于耳;山后一缕飞瀑入潭,声播数里之外.......


清顺治青花牡丹寒鹊图筒瓶
    一个朝代的开局总是很困难的,明代的朱元璋滥杀功臣,留下“靖难”之患;清初多尔衮弊政,导致大量汉族文人不愿与清廷合作;民国初年军阀割据,建国初期也走了很多弯路。
    顺治流行筒瓶,取“大清一统天下”之意。此瓶绘牡丹寒鹊图,一般来说,牡丹是代表富贵,而立于枯枝的寒鹊,扭过头去,对于牡丹的盛情,采取不合作态度,真实地反映出文人士大夫当时的心态。


清顺治青花花鸟小花觚
   想知道现在高仿的水平,就看看整过容的美女吧,你要什么效果,就有什么效果。高仿顺治青花,诸如“胎釉一线火石红”,什么“釉面有细窑灰”......你需要的鉴定要素,作坊里正在批量生产。许多老法师,用落后的鉴定武器,在高仿面前一个一个败下阵来,这就叫“新陈代谢”。
   我的体会是,用怀疑的眼光,用最新的信息,用清晰的思辨,来破解高仿。


清顺治青花草庐安处图壁瓶
    顺治壁瓶罕见,此瓶以披麻皴绘山石,图的上部疏可走马,下部密不透风,让我联想到元代王蒙的山水。
    王蒙虽然画了很多隐居题材,但我认为他心口不一,趋炎附势,是个“伪隐士”。王蒙出身于官宦之家,年轻时当过元朝的小官,看到天下大乱就决定隐居,后来被张士诚聘为长史,弃官后隐居黄鹤山,明初出任泰安知州,受胡惟庸案牵连,死于狱中。


清顺治青花一路连科图笔筒
   现在我很少买明末清初的笔筒了,随便一个破的都要成千上万,而且高仿充斥其间,但我奉劝有财力的朋友还得抓紧,机会稍纵即逝。多与少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要的人少东西就多,要的人多了,必然导致断货。
   古瓷只有两个玩法:要么有本事捡漏,要么有钱出高价,不存在中间形态。


清顺治青花残雪归舟图罐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一下子从官宦沦为遗民,改朝换代的落差可想而知。
     在“金陵八家”之首---龚贤的画中,我们可以体会到那种压抑,那种愤懑,那种无奈。画中渔者划桨靠岸,我要对他说,残冬已尽,春天还远吗?


清顺治青花玉堂佳器款月下追韩信图盘
   画师在构图上另辟蹊径,用云雾把两位主角隔开,韩信策马飞奔,天色已晚,萧何能否追得上,真让人为他捏一把汗!
   画得这么好在市场上应该很抢手的,但这件却卖不掉,摊主为了有更好的卖相,用环氧树脂遮盖盘上的裂纹,由于遮盖面积过大,已经看不清图案,真是得不偿失。我买回来以后,小心把修补的地方揭露出来,还原其本来面目。


清顺治青花玉闵堂制款伏虎罗汉图卧足碗
   此碗绘一罗汉挑着包袱,骑一四不象怪兽,怪兽龙头凤尾、牛身虎爪,气势威猛。碗底有双圈楷书“玉闵堂制”,应为文人士大夫定烧。
   十余年前,因为贪便宜想多还价,我曾错过一顺治细料青花举案齐眉图大花觚,后悔药没处买,这只罗汉碗的出现填补了我心中的缺憾。


清顺治青花寿星图卧足碗
   崇祯和顺治时期流行这种精细的卧足碗,此碗在寿字中绘一寿星,这种画法常见于明代,但明代的寿星画得没有这么清晰。
   一些朋友好高骛远,总想着哪天出现一件国宝,其实这种心态要不得。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连普品和残件都没有吃透,就想着玩精品,就像小孩学走路,走都不稳却要跑,一定会摔个大跟头。


清顺治青花秋叶诗文盘
    洞石秋叶盘是顺治的经典作品。此盘绘一大片秋叶,叶上留白草书“月弄枝花影”,刹那间,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一幅奇景:红云护月,风送暗香,窗前花影轻摇......回过神来,才觉此盘饱藏璇玑,味在画外。


清康熙青花开光山水图长颈瓶
    我购藏品有三原则:不心动不买,有疑点不买,超过经济承受能力不买。千宝万宝,吾以不贪为宝。
    没见过精品就会看重普品,而极品,有一件就算收藏家。这支瓶是我心目中的“极品翠蓝”,一面绘“携琴访友”,一面绘“泛舟论道”,无论造型,画意,发色,釉光,皆为康青花中精绝之品。


清康熙青花山水瓶
    便宜和贵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此瓶先被一朋友买下,转给我几分钟就赚了几百元,这位朋友被我爸爸臭骂了一顿,我爸说他心太黑。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每当我看见这瓶,我都想对这位朋友说:“谢谢了”!古玩这一行,不让别人挣钱就是不让自己挣钱。
    此瓶通景山水,绘一儒士乘舟访友,两岸风景秀丽,前面水阁中,好友已等待多时。画面构图可以看到“四王”的影子,但笔墨类似弘仁一路,苍劲秀逸。


清康熙青花山水花觚
    人怕出名猪怕壮。十几年前,本地报纸给我做了一个专访,结果古玩市场的店主看了报纸后,不知道我什么来头,我看中的东西,他们全都不卖了。这件花觚我想买,但店主心理有障碍,不卖给我,我灵机一动,委托朋友代购,方才到手。
    这件花觚属于很典型的康熙山水,其画面显然受到“江西画派”领军人物---罗牧的影响。景德镇民窑的瓷画是商品,社会上流行的绘画风格,会很自然地移植到瓷器上,景德镇地处江南中心,各种风格流派都得以在瓷器上体现。


清康熙青花木兰秋狝图將军罐
   古玩是能够触摸的历史,能从中看出一个国家的盛衰。《陶雅》曰:世界之瓷吾华为最,吾华之瓷康雍为最。康熙瓷器的确蕴藏着一种雄浑博大的力量。
   康熙帝每年秋天率群臣到木兰围场狩猎,不是为了娱乐,而是搞“军事演习”,一方面保持八旗军的战斗力,一方面向漠北宣扬军事实力,也让子孙不忘“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清康熙青花醉舞花间图罐
   康熙有些民窑瓷器的质量出奇的好,胎釉与官窑接近,画工尤有过之。此罐画双鸟栖于怪石之上,石侧牡丹、碧桃、兰花、萱草争奇斗艳,一双鸟儿自由翱翔,想是醉在其中。虽是个罐子,但雄键的笔墨,靓丽的翠蓝,叫人一看便心明眼亮,拍案叫绝,美哉!康青花。


清康熙青花赐剑图四系壶
    所谓“千秋功过后人评”,既然文物是物证,我们这些后人就要以物证来评论历史。官窑只能反映当时最高的工艺水平,不能真实反映当时民间的经济情况。看看康熙民窑就知道,在康熙一朝,中国百姓应该是世界上生活水平最高的,乾隆虽称“盛世”,官窑穷奢极侈,民窑佳作甚少,说明老百姓越来越穷,社会财富集中在宫廷。晚清官窑水平下降,民窑亮点不少,说明晚清的皇帝和太后没有想象中那么坏,民国瓷器异军突起,建国后瓷艺乏善可陈,这又说明什么?


清康熙青花春晴访友图三足炉
    此炉通景山水,可分为四个画面,分别是“风柳草堂”,“听松书屋”,“春晴访友”,“江头送客”,笔墨近于沈周、石涛一路,清润放逸。康熙青花山水格调高雅,画师已经不是在单纯作画,而是在渲泻胸中的逸气,太有才了!此炉当为其中翘楚。


清康熙青花采莲图撇口笔筒
    这件是康熙早期的作品,造型敦厚古朴,青花深浓,画笔劲健,透露着旺盛的生命力。
    高仿品也是人做的,是人就有弱点。在我眼里真品是一片原始森林,复杂多样,无人打扰;而高仿品是一片人工次生林,单调有序,刻意做作。


清康熙青花烟雨青韵图笔筒
    康熙青花山水的点染技法,用周杰伦的《青花瓷》作为注解尤为恰当: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清康熙青花枯木竹鹊图笔筒
   看到好笔筒我就迈不动步了,千方百计都要买到手。这件花掉了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有人说我“CREZY”,我却振振有词:“男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
   此笔筒画面取法南宋的院体,但笔法雄劲,从中可以看出画师精深的笔墨修养,我不禁要问:康熙以后这些画师都到哪里去了?


清康熙青花竹石图手指花觚
      很难想象,把花觚缩小成手指般大小,还能插花吗?这件小花觚,纯粹是掌中的玩物,绘一株茁壮的翠竹,得元代墨竹名家柯九思大意,有如淡墨传香,旁边辅以荆轲、野菊、蜜蜂和怪石,饶有奇趣。


清康熙青花花鸟扇形洗
   “名不虚传”这句话用在康青花上再合适不过,即使是一件很粗的日用品都画得生机勃勃,就更不要说文房雅器了。画为心声,那时候的人激情迸发,充满自豪,笔下的花草也唱着赞歌。
    这件扇形笔洗构思巧妙,随形而成四幅佳作,分别是“锦鸡玉兰”,“霜菊竹石”,“芙蓉倒悬”,“秋海棠”。如果哪位画家以此洗笔,想必会暗下决心,可不能输给景德镇的瓷画师。


清康熙青花釉里红独钓枫江图碗
    枫叶依山红,竹林容晚风,不解人世意,尽在造化中。
    人生的学问,在课堂里学不到,只有经历大风大浪,九死一生之后,才会静下来思考:人性是怎么形成的?社会为什么是这样?我的路在哪里?


清康熙洒蓝开光青花釉里红桃竹菊石图大盘
    此大盘双圈底,洒蓝开光青花和釉里红相得益彰,画石用的是乱柴皴,主题是竹石花卉,点染挥挥洒洒,行笔无拘无束,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匠心独运。
    这种满尺大盘是厅堂中的陈设,应该是文人雅士在景德镇定制的,由指定画家绘制,估计代价不菲,法国巴黎吉美美术馆有类似大盘。


清康熙青花龟图斋款渔庄雪霁图盘
   此盘青花蓝分九色,染色技法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康熙画师把影淡的表现力发挥到了极致。画面营造的氛围极其宁静,两间草舍打消了荒凉之感,曲折的小路和木桥,激起观赏者探幽猎奇的欲望,就构图和笔法论,画家功力不在王石谷之下,而其青花点染之神妙,王步也要自叹弗如。
  十多年前此盘以人民币50元购得,围观者都说此盘画得不好,我心里清楚:大多数人只对钱感兴趣,对艺术无动于衷,即使欣赏馆藏,一样麻木不仁。


清康熙青花玉玩清奇款出渔图盘
    “东风吹散梨花雨,正是渔翁得意时”。画中诗境,在外销盘里面找不到,假想我就是那个渔翁,在“山高月小,水落石出”之际,撑船出渔,会有怎样心境?所以古人称赏画为“神游”。
     古玩收藏不是有钱有闲人的专利,更多是需要对艺术的敏感,对美的冲动,有了这种敏感和冲动,即使只有很少一点钱,“星星之火,也可以燎原”。


清康熙青花合和二仙图盘
    世传和合二仙亦化僧状,犹为蓬头之笑面神,一持荷花,一捧圆盒,意为“和(荷)谐合(盒)好”。婚礼之日以此图悬于花烛洞房之中,或常挂于厅堂,以图吉利。
    崇祯年间的《十竹斋画谱》和康熙年间的《芥子园画谱》,对中国书画的普及起了很大作用,但学画谱起家的画师,画面容易形成一种固定模式,不利于创新,所以青花在康熙晚期的没落,我估计有两个原因:一是康熙中期御窑厂开始大规模生产,民间高手被朝廷征调;二是后继的民窑瓷画师都是学画谱起家,写生功底薄弱,缺乏创新。


清康熙青花携琴赏梅图盘
   玩了浅绛彩以后,我感觉瓷画与纸画是相通的,就看一个“精、气、神”。
   盘中绘童子携琴,一高士停步赏梅,忽而发自内心微笑。从高士的衣纹来看,此刻这位先生是非常放松的,看其脚步,他并不急于出发,给人“闲逸”之感。从童子的举止来看,这位高士受人仰慕,而墙后伸出的一枝梅花,像极了八大的手法,给人以“孤傲”之感。


清康熙青花釉里红梅竹双喜图浅口碗
    朋友看到此碗釉光如新,问我怎么这么亮,会不会有问题?我回答他,这才是开门的东西,新的反而不亮。
    说到釉光问题,现代电窑和气窑升温很快,釉面玻化程度高,会有刺眼的火光,俗称“贼光”,为了去火光,必须使用酸蚀或去光粉打磨,这样就会失亮。现代柴窑与古代柴窑不同,现代柴窑一般烧24至36小时,时间长了废品率会大增,古代柴窑烧72小时甚至更长,现代柴窑的釉面比气窑滋润,有橘皮纹,但硬度和亮度明显不如古代柴窑。现代柴窑高仿器物,一般经过兽皮打磨,也会失亮。


清康熙青花百花赠剑图砚
   直到读了倪亦斌的《看图说瓷》,才知道此砚画的不是《白蛇传》而是“百花赠剑”的故事。“百花赠剑”出自明人《百花记》:安西王谋反,朝廷派海俊打入王府,充当间谍。安西王不察,重用海俊。王府总管叭喇疑海,设计灌醉,扶入公主帐中,意欲借公主之手除去之,岂料侍女江花佑实乃海俊之妹,失散多年,偶然相逢,遂加掩护。公主见海年少英俊,爱之,竟赠剑许以终身。
    中国古瓷博大精深,未知的领域还有很多,我希望60岁的时候能写出研究性的论文。

更多精彩藏品请点击我的网上藏馆:http://tuyang1976.blog.163.com/



Tags: 责任编辑:tuyang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哥窑谜案 前世今生 下一篇当水墨恋上油彩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 藏龙微信
    关注藏龙微信
关于藏龙古玩网  藏龙古玩网招聘   藏龙网账户    广告合作  联系藏龙古玩网
版权所有@2011 藏龙古玩艺术品收藏交易网(www.a9188.com)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藏龙古玩收藏网 豫ICP备14021024号-1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