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龙网会员服务
  • 藏品
  • 店铺
  • 拍卖
  • 图库
  • 资料
  • 证书
  • 信用
藏龙免费开店
当前位置:藏龙古玩艺术品收藏交易网 >首页 -> 明清瓷器 -> 专题 -> 《当水墨恋上油》

TOP

当水墨恋上油彩
2012-09-06 16:36:39 来源: 作者:tuyang 【 】 浏览:4179次 评论:0

     近来在网上看到几个帖子,都是询问粉彩与珐琅彩如何区别的,我的回答很干脆:粉彩与珐琅彩没有本质区别。珐琅彩,洋彩与粉彩是不同历史时期,对同一种釉彩的称呼,这次特展我不搞长篇大论,力图用最简洁的语言,为“洋彩”正名,也欢迎各位师友,提出不同意见,大家一起探讨。
   “粉彩”一词,最早出现在光绪晚期出版的《陶雅》一书中,在《陶雅》以前,没有“粉彩”这个称呼。《陶雅》之前,只有瓷胎画珐琅、珐琅彩、五彩珐琅、瓷胎洋彩、洋彩几种官方的标准称呼。据清宫档案得知,洋彩是珐琅彩的成熟阶段,“粉彩”这一民间称呼,既不科学,也不合理。
    “粉彩”一词为什么不合理?中国古瓷的釉彩品种命名,都是对直观效果的称谓。如青花,古代青指蓝色,意为蓝色的花样。五彩,素三彩,五彩指五颜六色,素三彩指素色三彩。斗彩,古称“逗彩”,有青花与五彩拼逗而成之意。
     说“粉彩”一词不科学,有两点:
1,有人认为粉彩是因为彩料中加入了铅粉,所以称为“粉彩”,其实五彩、斗彩、珐琅彩、洋彩的彩料中都需要配入铅粉,无法以配料来命名。
2,有书上说,因为调入“玻璃白”,导致彩料“粉化”,有乳浊感,因此称为“粉彩”,更是大错特错。无论是康熙还是雍正时期,粉彩初创期的色料,料性浓重,与铜胎画珐琅料性接近,基本看不到粉质颗粒明显的色料。
     “粉彩”一词,以讹传讹一百多年,是到了该正本清源的时候了,个人认为应该尊重古代官方命名,统一称为“洋彩”。至于浅绛彩,古称“水墨五彩”,现在已经成了习惯称谓。民国新粉彩,用料和技法直接来源于珐琅彩,应称为“民国洋彩”比较合适。

清康熙洋彩锦鸡牡丹图残觚
    “洋彩”一词最早出现在雍正十三年(1735年),唐英在《陶务叙略碑记》中说“洋彩器皿,本朝新仿西洋珐琅画法,人物、山水、花卉、翎毛无不精细入神”。中国古代的釉彩与绘画一样,颜料都是用水调制的,而欧洲的画珐琅与油画一样,颜料是用油调制的,因此五彩用清水或胶水调制,只能平涂,洋彩用芸香油或松节油调制,便于渲染,五彩与洋彩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用油调制色料。
     这件残觚处于洋彩的初创时期,当时可能也称为“五彩”,树石花卉还是用五彩的平涂法,锦鸡和花头用的是画珐琅的渲染法,其色料鲜浓,摄人心魄。

清康熙洋彩花卉纹花觚
    唐英在《陶冶图册》中说:“圆琢白器,五彩绘画,摩仿西洋,故曰洋彩。所用颜料与珐琅色同”。这里面有两个概念,一个是画法上,借鉴西洋画珐琅的装饰技法,一个是颜料上,以油调制彩料,引入“玻璃白”,彩料有乳浊失透感。
    这件花觚画的是牡丹玉兰,茶梅竹菊,属于中国传统题材,大绿和淡绿色透明,显然是五彩色料,黄、蓝、白和胭脂红四色,彩料失透,颜料与珐琅色同,没有看到所谓“粉质感”。

清雍正官窑洋彩兰蝶纹花盆
    洋彩在雍正时期,随着彩料的国产,皇帝的偏爱,很快就达到了艺术顶峰。当时只有瓷胎画珐琅与珐琅彩才是正式的称呼,雍正珐琅彩的数量比人们想象中要多,根据道光十五年清宫陈设档记载,珐琅彩瓷为418件,仅雍正四年,皇帝先后23次赏出珐琅彩瓷266件。因此,现在称为“雍正粉彩”的器物,当时应该全部称为“珐琅彩”。
    这件花盆无款,一面绘姿态各异的兰穗,一面绘20多只彩蝶,画工精细入微,彩蝶绒毛毕现,色料异常考究,很多“彩上彩”需要入炉多次烤制,如矾红描金、蓝料描金、绿上勾红、蓝上点胭脂、黄上描红、湖蓝勾墨等等,工艺之精细繁复,令人惊叹!

清雍正洋彩团花纹大缸
    看了《当卢浮宫遇上紫禁城》这部片子,感慨颇多。在康乾盛世以前,中国是看不起西方文明的,因此郑和七下西洋,毫无殖民的意愿,大航海以后,欧洲各国逐渐富庶起来,有了与东方天朝平等交流的机会,大清竟然不接受西方的科学技术,只对西洋的艺术感兴趣。
    清代外销瓷器与明代不同,明代外销瓷器成品专供外销,次品民间一般不使用,唯一的用途是陪葬,对待外销瓷是蔑视的态度。清代外销瓷同时也内销,民间称为“洋瓷”,这件大缸是标准的洋彩,装饰图案模仿西洋画法,色料也大面积使用珐琅料。

清雍正洋彩打渔杀家图八方大壁盘
    郎世宁把西洋明暗和透视画法带进清宫,创造了一种中西合璧的新画法,督窑官年希尧在郎世宁的帮助下,出版了首次在中国介绍西画焦点透视法的专著《视学》,督窑官都是西洋画法的内行,景德镇官民窑瓷器竞相模仿西洋就不奇怪了。
    从这件大壁盘上面,我看到了水墨与油彩的和谐交融。主题画面是“打渔杀家”,背景树石用的是传统水墨浅绛法,人物的衣纹用油彩层层渲染,边饰绿地珐琅花蝶,四开光墨彩山水。盘心刻一“永”字,说明这件壁盘是内销的“洋瓷”。

清雍正洋彩花卉盘
    市场是善变的。95年,一对乾隆洋彩花卉外销盘,卖了6000元,20只吉州窑粗花黑釉盏,仅售20元。现在呢?这对盘还是6000元(十几年货币大幅贬值),而吉州窑粗花盏,每只都能值300--500元。所以,现在是低价吃进洋彩的历史性机遇。
    这件盘全品,去年3200元买的。盘心绘一株风姿卓越的虞美人,花瓣轻薄鲜丽,伴以蓝、黄、金三色野菊和素色彩蝶,让人惊异于雍正画师高超的构图和用色技巧。盘沿绘莲藕田螺、月季南瓜,使人的思绪顿时徜徉于乡野之间,可以说此盘既拥有靓丽的色彩,又内含酣畅的画味,是清三代外销瓷中的“极品”。

清雍正胭脂红釉开光洋彩人物图盏盘
    现在外销瓷大量回流,我分析有两个原因:一是欧美陷入债务危机,缺钱了还不嘚多卖些;二是西方人对中国文化持轻视态度,当年他们是怀着崇拜的心理,用大把银子定购外销瓷,现在愿意廉价抛售,送上门的可不能错过。
    这种小盘应该与茶杯配套使用,很多国外大博物馆都展出这类精细的茶具。这件是典型的中式风格,胭脂红开光品级很高,常见于珐琅彩,此盘扇形三开光人物图,分别是“溪山行旅”、“赏花调雀”、“荷塘捕鱼”,画工精细而生动,开光间隔以蓝料如意,盘心圆开光绘牡丹菊花。盘的胎骨轻薄,釉质莹润,为雍正洋彩中的精品。

清雍正洋彩采芝图笔筒
    清三代洋彩按不同的需求,分成了三块:官窑,民窑与外销。外销洋彩迎合西方的审美需求,“洋味”重一些,官窑洋彩迎合皇帝标新立异的审美需求,讲究中西合璧,而民窑内销的洋彩,一般只是改变用料,画法还是保持传统五彩那一套,士大夫的审美眼光,轻易改变不了。
    秦末有商山四皓,曾作歌曰:“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晔晔紫芝,可以疗饥”。“采芝”成为遁隐的代名词。笔筒上描绘采芝图,其实是提醒士大夫,宦海沉浮,变幻莫测,身未行,心先隐。

清雍正洋彩烹茶弈棋图壶

    康熙五彩的人物,面部只有勾勒没有渲染,到雍正时期,人物的面部开始用淡矾红渲染,开相与衣纹都有了“明暗调子”。这件小壶所绘人物,形象逼真写实,衣纹渲染有体积感和丝绸般的质感,是典型的西洋画法。
    十多年前限于认识,初次看到这件小壶,还认为画得不好,80元也觉得贵了,但总觉得有某种东西吸引着我,两个小时也没有人与我竞争,于是还价至60元,就这样误打误撞买了下来。

清雍正洋彩花卉纹软棒槌瓶
    09年去北京,在报国寺古玩市场逛,发现这里瓷片当道,整器却很便宜,说明这个市场初学者占绝大多数。偶然发现这件小瓶,让我忽然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雍正洋彩既有画意之美,又有色料之美。此瓶画的虽是最普通的牡丹菊花,但其构图和线条极富文人画味,近似恽南田一路,而配色用彩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胭脂红花头浓重深艳,周围配以素色轻盈的蓝、黄、绿、湖绿,为雍正洋彩中罕见精品!

清雍正洋彩西厢记人物图外销方瓶
    清代外销瓷器有三种风格:中式,中西结合,西式。我认为中式风格的外销瓷更有欣赏和收藏价值,因为更符合中国人的审美。这件方瓶曲线优美,主题是中式风格,画的是西厢记中的不同场景。
    第一个画面是西厢记中的“和诗”场景:夜深人静,月朗风清,僧众都睡着了,张生来到后花园内,偷看小姐烧香。随即吟诗一首:“月色溶溶夜,花阴寂寂春;如何临皓魄,不见月中人?”莺莺也随即和了一首:“兰闺久寂寞,无事度芳春;料得行吟者,应怜长叹人。”莺莺对张生即生爱慕之情。
    第二个画面是“传简”:张生因思念而致病.莺莺让红娘前往探望,张生以信笺相托。莺莺回信,在诗中暗示张生,今晚在花园中与其相会。
    第三个场景是“赴约”:红娘心想莺莺当着她的面假惺惺,信中却约张生相会,她故意不说破,要看莺莺到时如何瞒她。晚上她照常与莺莺到花园烧香,却见张生从院墙上跳将下来。

清雍正紫金釉开光洋彩花卉图花觚
    清代外销瓷的研究还刚刚起步,外销瓷器数量虽大,但精品很少,而且现在的市场没有把外销瓷的普品与精品分开,都是一样的价钱。这件花觚运用综合装饰,紫金釉开光洋彩,釉面和彩面又润又亮,花卉线条富含生机,色彩浓郁饱和,是我眼中的“白富美”。
    花觚口有冲,花了1200元,买下后给朋友看,朋友按照景德镇瓷片的价格进行切割计算,竟然算出了3000元。也就是说,如果不慎把这件花觚摔碎,一片一片地卖,反而多卖两三倍的钱。

清雍正黄地洋彩花卉纹花觚(一对)
    为什么雍正洋彩色料如此浓重呢?我是这样考虑的:宋代长年战乱,人们喜欢素色清心的青瓷和白瓷,明初国家富强,永宣青花以浓重为美,康乾盛世承平日久,贵族喜欢“重口味”,晚清风雨飘摇,人们转而喜欢浅淡的浅绛彩。瓷器颜色的浓淡,从一个侧面映照着历史。
    这对花觚因为口残,一位老者觉得没意思,便宜处理给我。此觚呈筒式,青花双线分隔为三层,分别绘缠枝牡丹、莲花、海棠,以黄、绿和胭脂红为主色,点缀蓝彩和矾红,用彩浓重,让嗜好雍正洋彩的朋友们一次过足瘾。

清乾隆官款粉青釉洋彩鸡冠花笔筒
    很多古瓷爱好者都有这样的疑问:清三代官窑的价格,凭什么超过明三代官窑,甚至超过宋元五大名窑?我认为这与清三代官窑由皇帝直接参与制作有关。清三代官窑不但由御窑厂生产,督窑官监制,其整套设计和创作过程,皇帝都亲自参与其中,而且都有档案可查。因此,说清三代官窑是皇帝制作的,毫不夸张。
    此笔筒米黄釉口,上敷金彩,足内白釉有细桔皮纹,款字并不十分工整。粉青釉洋彩,是把仿古的龙泉青釉与新创的洋彩相结合,古雅与新意并存,鲜嫩的花卉加上美玉一般的温润,让人由衷钦佩乾隆帝的艺术才华。

清乾隆官窑香山氏款洋彩人物故事方鼻烟壶
    有的学者为了区分珐琅彩与洋彩,列出几条自认为的区分方法,实在是牵强附会,经不起推敲。查阅清宫《活计档》与《陈设档》,常出现同一件器物,在不同档案里名称不同的现象,说明当时宫中已经把珐琅彩和洋彩视为同一个品种的瓷器,两个名称经常混淆使用。
     这件鼻烟壶画面相当有趣,其中暗喻,耐人寻味。另一面绘一仕女身轻如燕,站在大公鸡头上,持扇扑蝶,两侧面分别是梅雀和荷花。底款红彩楷书“香山氏”,北京香山在明清时为皇家禁苑,能够自称“香山氏”的人恐怕屈指可数。

清乾隆洋彩挂印封侯图高足碗(一对)
    乾隆洋彩是“墙里开花墙外香”,民窑精品大量外销,内销的精品反而少见,说明欧洲正在越来越富,而大清却越来越穷。这对高足碗画工精细,彩头极佳,足柄凸起一圈施金彩,金彩光亮足赤,夺人眼目。
    常言道“物聚所好”,这对东西来之不易。十年前,在地摊上发现一个碗釉色白润,翻过来一看,哦,画得真棒!花了160元买下。过了一个月,在一古玩店又发现一件一模一样的高足碗,而且也刻有“八”字,我意识到这肯定是一对器物,可能是因为兄弟分家导致离散,于是不避高价,以500元买下。

清乾隆洋彩荷兰使臣图壁瓶(一对)
    荷兰人,英国人陆续访问大清,是看中了中国丰富的资源和广阔的市场,希望清政府开放市场进行贸易,结果到了中国才知道,与大清谈判是“鸡同鸭讲”,清政府把外国使臣的访问一律当成附属国朝贡,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嘛。
   这对壁瓶画的就是荷兰人,画中黄衣使者手执文明棍,姿态滑稽可笑,红衣首领秃头假发,估计给皇帝带来了火绳枪作为礼物。乾隆帝把火绳枪当玩具,对法国爆发的大革命毫不知情,这对壁瓶反映出当时国民的盲目自大和傲慢。

清乾隆青花地白莲红彩加金开光洋彩仕女图壁瓶
    艺术生命需要注入新鲜的血液。宋代青瓷和白瓷,造型取自古铜,釉质类玉,刻画图样来自织锦,吸收其它门类工艺品的精华,创造了古瓷艺术的第一个高峰期。元青花和永宣官窑,把传统书画和波斯艺术融入其中,形成瓷艺的第二个高峰。清三代洋彩,结合西洋画珐琅的用料和技法,登上了中国古代瓷艺的第三个高峰。
    此瓶工艺繁复,多种装饰技法叠加使用,可谓“穷工极巧”。整体设计明显带西洋风格,圆形开光洋彩很像铜胎画珐琅的怀表,仕女衣着华丽,手执金如意,显露其高贵的身份。

清乾隆洋彩菊鹌图瓶
    海外回流的东西里面,夹杂着不少高仿乾隆洋彩。这些器物都画得很精细,以人物题材为主,加之售价不高,确实很能迷惑人,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些器物的画笔都有拘谨呆板之弊,而且风格定位不准确,介于官窑与民窑之间。
    乾隆洋彩艳而不俗,讲究配色的对称和稳定。菊花和鹌鹑寓意“长治久安”,是官民窑都热衷的题材,但官窑与民窑的工艺相差很大,官窑精细严谨,透露着威严,民窑一般比较草率,少数精品也不会很严肃,富有亲和力。

清乾隆洋彩描金山水田园图盘
    这件盘丢在地摊上,居然乏人问津,我抄起细看,顿觉气势非凡。盘内大面积描金,外淡内浓,外圈淡描足金缠枝忍冬,内圈红彩填金,有菊花、萱草、梅花、月季、芙蓉等折枝花卉,树叶形开光内绘洋彩山水田园图。
    山水画精细入微,在中国传统水墨的基础上,融合西洋透视技法,是典型的“洋彩”。细观此图,恍惚身处梦境,有“田园牧歌”,有“杖藜过桥”,有“草庐柴扉”,有“仙山楼阁”,远处红日初升,霞光万丈。画得如此精彩,无疑是欧洲皇室贵胄重金定制,为清代外销瓷中罕见精品。

清乾隆洋彩山水楼阁图盘
   什么是视觉效果?好莱坞导演解释,视觉效果就是给眼睛吃的“冰激凌”。很多美国大片故事情节平庸,被精彩的特效包装之后,票房大卖,人们看电影不一定要接受教育,是来放松心情的。
   这件洋彩描金山水楼阁盘,细数其用彩:有矾红、赭红、胭脂红、洋紫、大绿、淡绿、洋绿、湖绿、蓝彩、金彩、洋黄、酱黄、白彩、黑彩,竟多达14种,都是珐琅彩的颜料,整体效果金碧辉煌。
   欣赏的时候,大可不必去深究其笔墨线条,鲜亮明润的色彩,把人带进一个无忧无虑的童话王国,那里有光明,有温暖.......

清乾隆款绿地轧道洋彩月季花盘
    乾隆民窑流行什锦盘,有十几种花色,什么红彩描金开光洋彩,松石绿开光红彩,粉地描胭脂红,霁蓝描金,仿大理石,红彩闲章......彩工大都比较粗糙,有玩味的很少。
    这件盘画笔精细,彩料柔和,看了《华丽洋彩》后,才知道是民窑仿官窑绿地洋彩的品种,属于“官古器”。乾隆官窑洋彩是皇帝的至爱,市价动辄过亿,民窑仿品不贵,可以让人轻松过一把“洋”瘾。

清乾隆黄地轧道洋彩花蝶纹壁洗
   造型很奇怪的笔洗,只有半边,背面象壁瓶一样有挂钩的孔。想必是书房太小,怕在举手投足间打翻笔洗,挂在墙上安全点。轧道又称“扒花”,也叫雕地,宫中称锦上添花,在白胎上均匀施一层洋彩色料,再在色料上用一种状如锈花针的工具拔划出细的凤尾纹,工艺较难并且成品率较低,装饰效果繁华富丽。

清乾隆松绿地洋彩花卉纹海棠碟
    这件小碟做工很细路,海棠式,金彩口,以绿松石纹为地,绘五组折枝花卉,渲染细入毫发,精雅可人,背面饰以红彩折枝花三组。这种小碟,应该是古代贵妇的化妆用具,难得一见。
    有的学者认为凡是宫里的瓷器就是官窑,鄙人不敢苟同,皇宫里面的瓷器分为三块:官窑,官古器,民窑粗器。官窑仅供皇帝和后宫使用或赏赐,官古器由宫廷在民窑采购,供皇家和王公大臣使用,至于宫里的太监侍卫及杂役,只能使用民窑粗瓷。

清嘉庆粉彩石纹开光花卉壁瓶
    嘉庆二十年的《景德镇陶录》是清中期对景德镇制瓷工艺的一次详细总结,其中“彩器”一节对洋彩有明确记载:圆琢白器,五彩绘画,摹仿洋彩,须将各种颜料研细调合,必熟谙颜色火候之性,以眼明心细手准为佳。
    这个资料对我们理解洋彩很有帮助,“彩器”作为一个给白瓷加彩的流程,彩绘只有洋彩,没有其他称呼。乾隆盛行象生瓷,象生瓷与洋彩相结合,趣味新奇,嘉庆仍然延续了这种装饰技法。

清嘉庆各色洋彩杯(一套)
    乾隆年间的《南窑笔记》“彩色”条记载:“今之洋色则有胭脂红、羌水红,皆用赤金与水晶料配成,价甚贵。其洋绿、洋黄、洋白、翡翠等色,俱人言硝粉、石末、硼砂各项炼就,其鲜明娇艳迥异常色。其中的“洋白”现在称为“玻璃白”。
    查阅清宫档案,单色釉施洋色的器皿也称为洋彩。那么,这一套六件的洋彩杯,左起颜色分别为翡翠、洋黄、炉钧、洋红、洋绿、洋蓝。

清嘉庆洋彩贴塑桃形壁瓶
   从康熙晚期的珐琅彩,到雍正末年的洋彩,至嘉庆时期,洋彩走过近百年的发展历程。从色料到绘画,洋彩已经完全本土化,形态基本固定了下来,再想有突破就比较难了。
   这件洋彩壁瓶,运用综合装饰技法,把彩绘、象生、色釉、贴塑四大技法融为一体,立意吉祥,手法高超,把洋彩工艺推向了更高的境界。

清道光官款洋彩仕女婴儿图粉盒
    如果你真心喜欢一件东西,这件东西就不值钱了,因为你永远不会去卖。这件粉盒当年只花了50元买来,还有人讥笑我买破的“民国粉彩”,看来我有今天的收藏规模,不是因为我的运气、眼力或财力,而源于整个社会对古瓷的忽视。
    这件筒盒胎釉莹润如玉,画技超凡脱俗,不看款识会误认为是乾隆官窑。凝神细品,其工笔重彩细致入微,衣纹施彩都是“彩上彩”工艺,人物画已臻化境,晚清官窑亦有如此精品,令人叹为观止!

清道光官款洋彩山水图花口碗
    此碗胎釉莹白,彩绘细微处见笔力,所敷洋彩非常细腻,不见粉质颗粒,彩面精光灿烂,惹人喜爱,口沿米黄釉上烤本金,本金厚而亮,画面山重水复,有乾隆珐琅彩韵味。落篆款“道光年制”四字。
    有些学者认为珐琅彩乾隆中期以后就不再制作,这样的说法不严谨,查阅清宫档案,乾隆晚期一直到道光,都有珐琅彩的记载,如:嘉庆二十五年正月二十三日进单上,有珐琅瓷器30件;道光十三年清查御膳房库存,有嘉庆款珐琅瓷器285件;道光元年广储司清单上表明,道光年制款的珐琅瓷器在御膳房有70件;道光二十三年御膳房存道光年制款珐琅彩230件等等。

清道光官窑嶰竹主人造款洋彩描金一日双喜纹盘
    官窑堂名款作品一般不逊于年号款作品,但道光官窑里面的“慎德堂制”和“嶰竹主人造”款作品,其精致程度超过年号款官窑器物,属于道光帝本人御用。
    这件盘的装饰风格完全摩仿西洋,蓝料烤金加璎珞边饰,官窑器“全盘西化”的作品还真不多见,看来道光帝在艺术上一点都不保守。就是这样一件难得的官窑,放在店里五年无人问津,“天与不取,必受其咎”。

清道光官款蓝料彩牡丹图四系暖锅
    蓝料彩始见于雍正御窑珐琅彩,纯粹而深艳的蓝色堆料,比青花更具立体感,是非常珍贵的品种。胭脂红料与蓝料都属于洋彩色料,可以单独使用,俗称“料彩”。
    此暖锅胎釉细润,四兽系皆烤足金,器身两面蓝料彩绘有大朵的牡丹,两组牡丹姿态动人,低眉颔首,于风中摇曳,花叶筋脉均以白彩淡描,精致殊常,底红彩六字双方框篆款“大清道光年制”。

清咸丰官款洋彩花卉四系暖锅
    暖锅始见于道光官窑,是给“勤政”的皇帝晚上加餐的。这件暖锅洋味很足,花卉大面积使用洋红、洋黄、洋蓝、洋紫等珐琅色料,说明咸丰帝对西洋艺术也是很青睐的。按过去陈腐的观点看晚清瓷器,时常会有迷惑和不解,晚清哪来的珐琅料呢?现在总算搞清楚了。
    暖锅底落矾红双方框篆款“大清咸丰年制”。说起这个双方框款识,与洋彩还真是缘分不浅,康熙珐琅彩首创外粗内细的双方框款,雍正和乾隆的洋彩器物也常见,延续到嘉道咸三朝,官窑双方框款识器物,往往是精品。

清咸丰款洋彩虫草开光红彩描金花卉银锭式碗
    随着国力的衰弱,晚清洋彩的质量也随之下降了,民窑洋彩的色料由清三代的明亮变成灰暗,由浓厚变成浅淡,绘画也是亦步亦趋,少有创新。但其中还是有少数精品,值得珍视。
    此碗作银锭式,外壁满绘山茶、芍药、海棠、扁豆和草虫,菱形开光红彩描金牡丹、荷花、秋菊、腊梅,足外壁浅蓝地蓝彩各色花卉,碗里和底部满施松绿釉,底红彩六字双方框篆款“大清咸丰年制”。

清同治款洋彩荷池鸳鸯图方碗
    晚清时期古玩行称瓷器为“硬片”,一件画片上佳的瓷器,即使摔碎了,当成瓷片一片一片卖,仍然有价值。而且瓷器不像一些书画,出了国门就不值钱,古瓷具有国际行情,在国外也有大量“粉丝”,价格坚挺像是硬通货,难怪称为“硬片”。
   这件方碗是同治洋彩里的精品,外壁通景荷池图,四组各色荷花间,游弋着斑斓绚丽的一对鸳鸯,白鹭一飞一鸣,翠鸟、蜻蜓、蝴蝶点缀其中,暖暖的色彩,有如夏天的味道,底松绿地红彩六字双方框篆款“大清同治年制”。

清同治款洋彩缠枝莲纹六方碟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洋务运动开始以后,瓷器上反而很少看到西洋味的装饰了,这种装饰西番莲的方碟就比较少有。
    清末的景德镇有一种“粉古彩业”,是民窑经营彩瓷的行业,从事中下等粗瓷器的笨拙彩画,因为粗瓷需要彩画粉饰,遮盖缺陷瑕疵,这个“粉”字具有“粉饰”的含义。《陶雅》的作者可能没有认真调查,误认为“粉古彩业”等同于釉上“软彩”,于是自创了“粉彩”一词。

清光绪官款绿地洋彩莲捧福寿纹钟式壶
    查阅同治官窑瓷画纸样和《光绪二十六年大运瓷器清册》,当时官方把洋彩称为“五彩”,为了区别,把康熙五彩称为“古彩”,说明晚清已经把洋彩视为本民族的工艺。
    从这件官窑瓷壶上面,我们还能找回乾隆洋彩全盛时期的模样。壶身满工绿地洋彩,所用各种色料均浓厚明亮,与乾隆珐琅料无异,也许是由宫中发乾隆原件,交御窑厂打样,精工细作而成。

清光绪官窑洋彩番莲纹拼盘
    “官样”学问很深,在图画中,线条是有体积的,色彩是有温度的,官窑纹饰在用色和线面切割上有独到之处。像这种西番莲纹,一看到便会让人产生明亮、温暖、高贵、神圣的感觉,让你觉得人生是丰富多彩的,生活是充满希望的,生命是欣欣向荣的。
     洋彩里面的珐琅色料,每一种呈色都恰到好处,像是轻柔地按摩每一位观众的眼睛,又像是邀请每一个心灵进行美妙的旅行。

清光绪官款洋彩九桃折沿盘
    折沿盘是典型的西洋餐具,外销瓷器里经常可以见到,官窑折沿盘罕见。现在很多人不喜欢外销瓷,说不符合咱中国人的传统审美,我想清代的皇帝算是最富的文人了,也都能“洋为中用”,我应该也不例外。
    早年曾错过一对光绪官窑粉彩九桃盘,卖主要价90元,我竟然嫌贵。两年后在南京一古玩店里看到一只,要价9万,我差点吐血!直到多年后碰到这只折沿盘,心里才算平衡点。

清光绪官款洋彩三秋花卉斗笠盏(一对)
    说晚清洋彩不如清三代,这话也不能绝对。看看这对斗笠盏吧,造型规挺胎骨轻薄,釉质莹润如脂,珐琅色料浓郁纯正,画笔细匀柔俏皆备,不让雍正洋彩独美于前。
    买的时候也是颇费了些心思。大概是96年,地摊上出现一件斗笠盏,我看画工精美,随口问摊主怎么没有一对,摊主说是有一对,另一件破了,就不带来了,我执意要买一对,并付了一对的全款50元,还好摊主信守承诺,到现在我都心存感激。

清宣统江西瓷业公司款洋彩花卉盘(一对)
    江西瓷业公司成立之初是官商合办企业,与御窑厂仅一墙之隔,其产品与当时的官窑如出一辙,只是款识不同。这对小盘是宣统时期瓷业公司的代表作,制作极其精细,质量比一般宣统官窑还要好。
    这对盘画的是芍药和萱草,色料深浓,明显是仿雍正风格。仿古是晚清洋彩的主流,艺术上的创新需要社会的变革,有新思想才会有新文艺。

民国仿乾隆款青花洋彩牡丹图灯笼瓶
    晚清宫廷屡遭劫难,火烧圆明园、八国联军进京、甲午庚子两次大赔款.....藏于深宫的官窑洋彩,或被劫掠,或遭偷盗,或辗转变卖,这些民间难得一见的宝贝,清末民初大量出现在古玩市场。在利益的驱使下,景德镇仿古作坊有机会接触到官窑洋彩真品,技艺大为提高。
    此瓶造型和款识都仿乾隆,青花洋彩为饰,牡丹花头层层渲染,清丽脱俗,作者当为八友级别一流高手。细观其用彩,油性足画笔隽秀,与晚清洋彩差异较大,更接近乾隆官窑洋彩。

民国仿乾隆款洋彩螳螂图长颈瓶
    以前有人提出民国新粉彩就是珐琅彩,我也是略有耳闻,始终持半信半疑态度。从学瓷开始,书上就有“民国粉彩”和“新粉彩”的名称,但粉彩与珐琅彩到底怎么区别,一直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
    这件瓶是早年的藏品,器型优美,胎釉莹白如玉,口足边饰与底款用的是胭脂红料,画法细腻写实,珐琅彩料油性很足,直接继承了雍正珐琅彩和乾隆洋彩工艺。背面墨笔行书“智足以捕蝉。钟陵章梅炎画于珠山,仿秋岳老人之笔意”,句末朱文圆印“仁”。

民国居仁堂款洋彩余步青作花卉图观音瓶
    走进景德镇的画瓷作坊,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芸香油味,一件件精美的瓷瓶,底款仍旧是“大清乾隆年制”。我问老画师:干嘛不打上自己的作坊名号?老画师回答:这些都是拿去“杀猪”的,打上自己名号,就挣不到钱。就是这些并不逼真的仿品,被一群“活宝”当成国宝,拼命包装宣传,演出一幕幕闹剧。
    民国的瓷画师可谓“光明磊落”,敢于在作品上亮出自己的名号。瓶身画的是夹竹桃,珐琅彩料的特征非常明显,枝叶的画法像极了西洋油画,作者应该有这方面的功底。椐卖主说,这件瓶购自国民党少将后裔。

民国竹溪款洋彩王声怀作丛菊图玉米瓶
     各国都推崇本民族的艺术。在中国迅速崛起的今天,我们发现最好的中国古瓷比最好的西洋油画,价格低了五到十倍,这就给未来古瓷的上涨,提供了广阔的想象空间。洋彩是东西方文化交融的产物,首当其冲获得升值机遇。
     丛菊是王步喜画的题材,玉米瓶是民国新创的器型。此瓶所绘菊花的花头用的是沥粉技术,立体感强,花瓣线条富有冲击力,热力四射,让人联想到梵高的《向日葵》。声怀作为王步长子,已得其真传,底款为朱文“竹溪”章。

民国洋彩徐仲南作秋在荷香图小天球瓶
     洋彩的表现手法特别丰富,可以是浓烈的,华丽的,也可以是浅淡的,含蓄的。以洋彩描绘锦缎图案,则倍加富丽堂皇,用来摹写名家书画,格外雅逸出尘。
     此瓶绘秋燕荷花,荷叶的轮廓及芦苇,纯以虚笔写就,妙在素雅,荷花施以淡紫彩,轻灵脱俗。墨书“秋在香荷花上来。时在丁丑(1937年,民国26年)夏月仲南氏写”。一般而论,花鸟能做到精细传神,已属不易,而此瓶突破了传统技法,彷如一股清气,直入人心,真乃仲南之精品力作。由此个人认为,徐仲南花鸟第一,米竹第二,山水人物其次。

民国洋彩荷塘蜻蜓图笔筒
    民国时期,许多洋彩画师的功力不在“珠山八友”之下,南昌的三位瓷画大师各有所长:万云岩的人物,邹文侯的花鸟,涂菊亭的山水。其中尤以邹文侯的花鸟笔墨最佳,个人认为超过程意亭与刘雨岑。
    笔筒绘荷塘蜻蜓图,观画后可用“清怡”二字概括我的感受,凝视既久,让人忘记身处尘世。边款为“松龄先生清玩。丙子(1936年,民国25年)新秋胡善群自浔阳敬赠”,观其画风与书法,应该是邹文侯的得意精品。

民国胭脂红雾开溪山图粥罐
    古代艺术瓷的价值在哪里?就在能够打动人心。前一段上手了几件高仿,很多鉴定要素,高仿都能做出来,但我就是找不到能打动自己的地方,一块瓷片都能感人肺腑,一件整器如果没有这个效果,对我来说就没有价值。
    此粥罐以胭脂红彩绘山水,远处山峦还沉浸在薄雾之中,只听得飞瀑入潭,近处雾已散尽,见荒村古道,一渔者驾小船靠岸。也许有一天我会把手机扔掉,与此渔者为邻。

民国绿彩竹石图小粥罐
    同样一幅画,画在瓷板上面就过万,画在粥罐上面不过百,真要替粥罐鸣冤叫屈了。现代画师画起瓷板来,就像开动了印钞机,就这样还嫌来钱慢,干脆发动整个家族横涂竖抹,自己签个名就行,反正买的人当年也是“零分上大学的”。
    这件粥罐纯用绿彩绘翠竹,有几分徐仲南小米竹的韵味,竹竿用笔温文尔雅,竹叶点染疏密有致,让人赏心悦目。画得这么好,也就60元,如果画在瓷板上面,有可能加到三个零。

民国蓝彩林泉高逸图壶
    单独使用一种珐琅色料绘画,源自雍正御窑,可以取得与纸绢水墨完全不同的艺术效果。民国洋彩流行使用单一色料仿名家丹青,常见胭脂红、珊瑚红、蓝彩、绿彩、墨彩。
    此壶画面单纯使用蓝彩,远处山峦雄起,近景烟雨迷濛,树石下,有一草庐,高士听泉。以笔法论,完全超过民国初期的山水高手陈雪岩,与汪野亭同类作品比较,犹有过之,蓝彩远看有青花的效果,其墨分五色,足以与王步的青花山水相抗,虽无作者名款,吾仍评其为民国山水之妙品。


民国墨彩邹国钧作云溪渔乐图梨壶
    爱财就成不了藏家,藏家见到佳作,眼睛会发亮,碰到精品,没有不轻财的。这把壶就没办法让人不轻财,壶身墨彩山水,远处群山烟笼,恍如巨然之《秋山问道》;近景密林夹道,意犹范宽之《雪景寒林》;一桥一石,渔舟唱晚,梦回大痴之《富春山居》!
    邹国钧为汪野亭高徒,在汪派山水中,工细有余,但笔墨失之尖刻,独见此壶笔墨圆润,令人疑惑不解。壶背自题作于“庚辰仲冬月”,即1940年,这时汪野亭还在世,不排除此壶为野亭课徒所作,其画面布局和用笔深得汪派山水神髓,因此笔墨圆润,无尖刻之弊。

民国洋彩汪少平作晚渡图胜利壶
    能称得上精品的民国洋彩,必须符合三项硬指标:胎釉嫩白,笔墨高雅,设色明丽。而这些不是由画师一个人能做到的,民国最好的瓷胎是吴霭生配制的“玉绫胎”,填色名家有余灶昌、汪少平等人。
    汪野亭晚年作品多由少平设色,少平着色清润明丽,非凡手所能及。壶背钟鼎文为汪幼亭书,汪幼亭即野亭第三子汪青。民国瓷壶以胜利壶为最佳,此壶釉色嫩白,配上一幅润眼的江南山水,把玩至心爱处,题四字于其上---“伴我终老”。

民国洋彩余翰青作竹雀图壶
    洋彩发展至建国初期,经历了清早期的初创,清中期的成熟,清晚期的衰退,民国的复兴,统领中国瓷艺三百余年。遗憾的是,文革割裂了这条“文脉”,洋彩艺术至今都没有恢复元气。
    余翰青(1904--1987),江西乐平人,著名陶瓷艺术家。早年就是珐琅彩高手,绘画填彩,书法印章皆出己手,花鸟尤其出彩,不逊于“八友”。此壶龙流,绘一枝翠竹斜出,小鸟机警地四处张望,左下角点缀绯红的桃花,画面构图、设色和笔墨都带有雍正洋彩韵味,为余翰青花鸟作品中难得精品。

更多藏品请进入我的网上藏馆:http://tuyang1976.blog.163.com/



Tags: 责任编辑:tuyang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谈机忘岁月 一啸傲乾坤》--拙..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 藏龙微信
    关注藏龙微信
关于藏龙古玩网  藏龙古玩网招聘   藏龙网账户    广告合作  联系藏龙古玩网
版权所有@2011 藏龙古玩艺术品收藏交易网(www.a9188.com)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藏龙古玩收藏网 豫ICP备14021024号-1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