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龙网会员服务
  • 藏品
  • 店铺
  • 拍卖
  • 图库
  • 资料
  • 证书
  • 信用
藏龙免费开店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交流会信息
明年古玩市场能真正好起来
http://www.a9188.com 藏龙古玩网 2013-04-01 09:11:08 浏览:437次 来源:

  ◎在北京古玩城的这十二年时间里,朱京巍正好赶上中国古玩市场快速发展的时期,如今的朱京巍不仅有着丰富的市场管理经验,还能从宏观角度洞察古玩市场的起落。

  ◎古玩市场的一个变化就是现在进来的好多人都不是以研究、收藏为目的,而是以投资为目的,投资者进来后出手的方向也变得很复杂。现在不管什么类别,新进资金的动向显示,什么东西最好他要什么,什么最贵买什么,因为他们明白,最贵最好的东西升值也是最快的。

  ◎现在市场的低迷正是投资人买入的好时机,因为好东西的“心气儿”没那么高了,以前五、六百万元的东西,可能现在三、四百万元也能。对于具体的古玩门类,如果不是掐尖儿的话,还是看自己的喜好,很多门类还是有投资潜力的。

  古玩市场的发展过程几乎与国家经济的起伏是同步的,古玩行业的兴起一定是经济发达的产物,只有不管个人还是机构的社会资金,累积到一定程度后,才能进入古玩收藏领域。而古玩行业又是一个根据国家政策调整而成的行业,最初民间文物出土的猖獗让国家只能更加强对地下文物的保护,而限制民间文物的持有和经营。所以在改革开放以后,古玩市场出现报复性反弹,古玩能投资保值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

  介于政策的限制,有文化的人早期大多不敢进入古玩行业,进入这一行的大多为各大文物大省的农民,人群成分复杂,文化素质偏低。正是因为古玩行业利益太大,造假便应运而生,国内的造假技艺早已让人叹为观止。一般专家都有打眼的时候,而且目前没有一个科学仪器保证能完全鉴定出来是新仿的、还是民国仿的?所以这个行业,传承有序比什么都重要,比如被重量级人物收藏过、博物馆收藏、有信誉的拍卖公司上拍经历等,‘出身好’很重要。

  目前一级市场所遇到的问题,除了因为经营不合法化所带来的从业人员素质偏低外,同时还存在一个古玩艺术品回流的问题。我们要根据形势的发展与时俱进,要推动《文物法》根据文物市场现状做一些修改,让我们的市场能够合法合规的正常发展,同时也让在国际上流散的那些中国文物能够合法进入到国内市场上。当然,要做好古玩艺术品的回流,还得政府出台一些配套的政策,比如海关的出入境管理,也就是艺术品交易税收问题,以及在金融方面提供一些政策支持。

  我们未来在海关以及在税收控制上也应该采取差异化的管理方式,入关的时候提供一个证明艺术品具有一定历史价值的文件,出关的时候采取严格的管理政策,这需要方方面面的专家研究出一些配套的政策,对艺术品的回流给予一种鼓励的政策,同时税收一定要让来中国出售艺术品的成本不能高于在伦敦、纽约、巴黎这些艺术品交易中心的交易成本,这样我们才能站在一个起跑线上,让出售古董艺术品的机构自由选择。

  ⊙记者 曹原 ○编辑 陈羽

  朱京巍算是艺术市场外行转内行的代表人物。

  在调入北京古玩城之前,朱京巍曾在北京市旅游局人事处担任领导职务。北京古玩城最初是北京工商局和北京旅游局合资成立,政企脱钩以后,便成立了如今的首旅集团,北京古玩城也成了全资国有。

  2001年,朱京巍被调到北京古玩城担任副总经理,尽管之前对古玩行业一知半解,但出生于北京的朱京巍对古玩还是有着一定的兴趣。上任以后,朱京巍不断学习专业知识,挨家挨户与北京古玩城的商户聊天、学习,很快,他便被任命为北京古玩城的总经理。

  在北京古玩城的这十二年时间里,朱京巍正好赶上中国古玩市场快速发展的时期,如今的朱京巍不仅有着丰富的市场管理经验,还能从宏观角度洞察古玩市场的起落。

  推动北京古玩城两级发展

  说起对北京古玩城的管理,朱京巍总是很谦虚,“北京古玩城的优势是历史形成的,因为古玩行业面很小,古玩艺术品总量很小,行内人都明白有多少在博物馆,多少在藏家手中,剩下多少在市面流通,所以能做好古玩生意的人也很少,北京古玩城是全国历史最长的古玩城,所以沉淀到这里的优质商户也是最多的。古玩城做得好不好,最重要的是商户质量,他们本身就能做高端艺术品的交流、回流、拍卖。北京古玩城的品牌早就形成了,品牌效应也形成了。”

  作为国内影响力最大的古玩艺术品交易中心,北京古玩城在2009年被北京市文物局整体授予了“文物商店”的经营资质,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具有文物经营资质的古玩市场。据朱京巍介绍,目前北京古玩城A、B两座商户加起来有七百多户,店面租金在古玩行业也只属于中等,一楼商户的月租金为每平方米三、四百元左右。

  在朱京巍的管理学中,他并不介入市场经营,工作重心在于把握艺术品市场的大趋势,跟相关政府部门把法规政策协调好,给商户创造一个更合理、安全的经营平台和环境。

  朱京巍在管理北京古玩城的十二年时间里,根据古玩行业特点,在经营模式上做了很多改进。2010年9月24日,北京古玩城B座开业,被定位为“古玩艺术品不夜城”。这几乎是古玩行业的创举,24小时的营业模式让北京古玩城为业内和高端收藏人群提供了更好的服务。“不夜城”也形成了“香道、青铜器、明清高古玉、瓷器、家具”五大品牌特色,目前已有一百多家古玩经销商入驻,基本以港台古玩经销商和规模户、特色户为主。

  朱京巍介绍道:“这个行业一定是先交朋友再做买卖,只有熟人才能做成真正的大生意,得经常一起聊,一起看东西,先买些小东西,最后人家才会把保险柜里的好东西拿出来。所以我们考虑最近几年企业家进场的多,北京古玩城的客户中大多是全国各地的空中飞人,很多来了北京后白天要办事,只有晚上有时间,想找找做古玩生意的朋友聊聊天,看看最近有什么能投资的。”根据这个特点,朱京巍决定将B座开发成24小时营业的古玩交易市场。事实证明,这一创举让很多商户能在早晨两、三点做成大生意,“但这个24小时营业不是说你路过就能进来逛逛,而是根据商户要求,有熟人客户,我们才把安全通道打开,直接进到店里。”

  除了为高端客户打造渠道,朱京巍同时还寻求两级发展,不但尽量满足高端客户的需求,也要打好群众基础。“我们还尝试做了很多博览会。展会是经营的很好方式 ,因为是面向大众的,他们可能现在买些小东西,但未来可培养成长期客户。”另外,朱京巍现在还正在探讨新媒体形式,“现在还在探讨一些网络销售的模式,主要是给中低端商户提供渠道,大户不会在这上面做的”。朱京巍笑言:“这都是我们在给商户打造一个更好的环境和平台,但是盈利模式现在还不清晰,前期可能还得赔点钱。”

  古玩市场成分大洗牌

  纵观古玩市场十二年发展,朱京巍的经验告诉他,这个行业已经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

  “这几年市场的发展,让古玩市场的收藏群体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过去都是真正玩收藏、搞研究的人,或者是家里有这个传统的,他们是古玩城商户的主要客户群。但是按现在艺术品市场的发展,他们已经不是主力了,他们经济能力不够,很多人突然感觉到这几年玩不动了。这几年“杀”进来的都是机构性质的,或是企业家,古玩艺术品现在动辄几百上千万元,必须有足够的资金实力才能买得起。这是一个变化。”

  新钱不断涌入一、二级市场的现象已不新鲜,机构的不断介入对艺术品市场的影响也日益明显。有分析指出,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艺术品市场开始呈现明显的股市特征,官窑瓷器等主流古玩门类被轮番炒热,强大的资本进入足够让他们用优品拉动劣品,从而影响一个门类。而这些资金的进入也带来了古玩艺术品市场的另一个变化。

  朱京巍告诉记者:“另一个变化就是现在进来的好多人都不是以研究、收藏为目的,而是以投资为目的,所以古玩市场就变得很复杂。投资者进来以后出手的方向也变得很复杂。比如过去收藏古陶瓷的,他就绝对不会去碰新的陶瓷,只找古陶瓷,古陶瓷完整器找不着能找到残片也行,一定是根据自己喜好而搞系列收藏。但现在不管什么类别,新晋资金的动向显示,什么东西最好他要什么,什么最贵买什么,因为他们明白,最贵最好的东西升值也是最快的。”

  根据自己的从业经验,朱京巍得出的结论是,古玩艺术品是一定会升值的。自然损坏、藏家沉淀等原因让古玩艺术品的总量一直递减,这个趋势造成不管有多少人和多

  大资金量进来,只要买的不是假货,长期来看一定升值。“这个升值的趋势不单单是跟古玩艺术品的数量和价值有关系,还跟社会资金总量有关,跟社会发展有关。因为不仅仅是古玩艺术品的历史价值定了,而是社会在变,流动性越来越多,东西却在减少,物以稀为贵,肯定升值,就是考虑到通货膨胀的因素也是升值的。”

  朱京巍看到,这些年新进场的机构或企业家大多来自房产业、矿业和海运业。当他们具有一定量的资金流的时候来买一件古玩艺术品,他们并不会太计较一时价格的高低,得到是最重要,只有得到了才有机会。

  这种变化之下,作为一个以个体经营形式出现的行业北京古玩城的商户也随之改变。“过去做古玩一定是倒买倒卖,近几年这种倒买倒卖肯定是不行了,于是就有一部分人往外跑,很多商家经营了一些年以后眼力很好,他们便到国外去买,到国外拍卖市场看哪些东西不错、价位不高,拍回来加钱卖给自己在国内的客户。”据朱京巍介绍,北京古玩城现在每年有上百人在国外寻找古玩,而在艺术品交易比较活跃的各个国家,基本上都有中国人在找“东西”。

  古玩市场比经济形势慢半拍

  朱京巍对古玩行业的特点有着自己的见解。

  “古玩市场与大经济走向相比稍稍有些滞后,比如经济开始下行时,短时期内在古玩市场还反应不出来;经济上升时,社会资金只有积累到一定程度时,才会将这个行业推上一个高峰。”朱京巍举例说,比如这次经济危机,古玩市场大约在2011年下半年才开始逐渐有反应,“实际上经济危机可能从2011年上半年就开始了,各大行业都在调整,都在重新洗牌,经济对房地产业、矿产业影响很大。因此就算经济重拾升势,古玩市场也会慢半拍。”

  不同于标准企业对经济走势的敏感反应,古玩市场慢半拍的特征同时说明了古玩市场超强的忍耐力。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商户生意能做得红红火火,形势不好的时候,就算一、两年基本没生意做,也能维持生存,不会像其他行业一样面临企业倒闭或资金链断裂。“这个行业基本很少有法人在做,基本都是以个体的形式在经营,最多也就是家族形式,因为无法复制,所以完全是凭个人经验、渠道关系和能力进行营销。”

  另外,古玩市场乱象多、准入人员素质偏低等也是这个行业的特点。朱京巍坦言,古玩一级市场的兴起不是历史形成的,而是国家政策调整形成的。所以早期有文化的人不敢做古玩,最初进入这个行业的除了退休的学者外,大多是胆子比较大的,包括陕西、山西、河南、内蒙古、浙江等文物大省的农民。朱京巍认为,虽然改革开放以来全国的文物市场有了相当大的规模,但是古玩业并没有一个合法的定位。从国家法规的角度来看,古玩艺术品和文物是画等号的,取得的方式只有三种:拍卖、继承、赠予,这基本就将经营排除在外了。这就造成了许多古玩艺术品经营者各尽所能,采取不同的方式来经营。作为北京古玩城的经营管理者,朱京巍坦言曾经也想过将古玩城转为艺术品公司,改变以个体工商户存在的行业模式,但最后他发现,成立公司以后很多问题与社会企业制度无法接轨,“比如注册资金,不能拿艺术品进行抵押出资,工商部门对无从评价的东西也不认可;真正做经营的人资金流又很紧,有资金也会变成更好的艺术品,所以也无法做出资。”

  市场低迷是好的投资时机

  由于管理者的身份,朱京巍对古玩的兴趣并没有变成手上真正拥有的艺术品。但从外行转入内行,并以最快的速度适应了解,朱京巍还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经验。

  “我经常去和商户聊天,掌握动态,我成不了专家,因为很多东西不交学费是记不住的,要真金白银的砸进去才知道不对在哪儿。”正是因为看着古玩市场十二年的发展变化,朱京巍深知只有各个领域最顶尖的东西才具有最大的升值潜力,“进入这个行业第一肯定是要交这个领域的朋友,而且要全方位的交朋友,文博方面的专家要有,尽管他们理论比较丰富,一线的古玩商更要有,实战经验强的他们最知道哪些东西造假的多,是从哪个方向出来的,谁家造的。”

  朱京巍认为,现在市场的低迷正是投资人买入的好时机,“因为好东西的‘心气儿’没那么高了,以前五、六百万元的东西,可能现在三、四百万元也能卖。”对于具体的古玩门类,朱京巍坦言如果不是掐尖儿的话,还是看自己的喜好,很多门类还是有投资潜力,“比如佛像,价格就没到位,现在好的佛像可能都卖不过一个宣德炉,但是佛像量大,而且专业门槛高。”

  尽管业内不少人认为今年秋拍时艺术品市场会回升,但朱京巍依旧看跌今年的市场走势。他认为,关键是看经济活跃到什么程度,“预估今年秋拍市场好是对政策预估向好,如果政策调整结束,房地产业好起来了,艺术品市场也一定会好起来,所以虽然预估秋拍时市场会有起色,但真正好起来还得是明年。”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 藏龙微信
    关注藏龙微信
关于藏龙古玩网  藏龙古玩网招聘   藏龙网账户    广告合作  联系藏龙古玩网
版权所有@2011 藏龙古玩艺术品收藏交易网(www.a9188.com)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藏龙古玩收藏网 豫ICP备14021024号-1
在线客服系统